山大网站 办公系统 旧版回顾
 
 
校董会
  校董会简介
  校董专栏
  历届校董
  校董单位
首页 >> 校董会 >> 校董专栏 >> 正文
儒雅洒脱 幸福人生——访校董会名誉主席、原台湾大学校长孙震
发布时间:2006年12月27日 09:20     作者:校董会与教育基金会办    点击:[]

孙震先生是台湾地区著名的经济学家、原台湾大学校长,此次前来参加山东大学首届校董会成立仪式并受聘校董会名誉主席。10月16日,他在南外环为山大学子献上了一场主题为“经济发展 和谐社会 幸福人生”的精彩报告,73岁高龄的他抱病坚持演讲,使在场师生肃然起敬。

校董会很重要

作为山大校董会名誉主席,孙震认为山东大学成立校董会主要还是发挥其咨询功能。这和海外校董会的性质不大一样。在海外譬如台湾,一般而言,校董会是私立大学才有的,公立大学没有校董会。在私立大学中,校董会是学校的重要组成部分,校董会成员拥有选举校长的权利,而且还负责学校财务的预算等工作。就内地高校成立校董会,孙震认为虽然和海外大学校董会的性质不一样,但对于学校的发展还是很有帮助的。

山东大学成立校董会,聘请一些有地位、有名望的各界精英来担任董事,除一方面为学校的发展提供咨询和建议外,还能够多渠道筹集办学资金,可以说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各位校董的大力相助,对于山东大学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作为山东大学的校董是一个很大的荣誉,得到这个荣誉,当然也愿意为学校的发展尽自己的力量。”孙震先生这样说。

高校合作要有选择

台湾大学作为台湾地区第一所综合型大学,与世界各地的100多所知名高校都建立了合作关系。作为原台湾大学校长,孙震认为,这种“遍地撒花”的“建交”方式未必就真的有实际内容在里面。当然,建立友好学校(也称兄弟院校)的多少是衡量一所大学国际化水平和开放程度的重要指标。但由于学校资金、人力等各方面的原因,不可能与每所签协议的学校都开展实质性合作。很多都只是签了约,事后并没有开展深入工作。所以,建立友好学校要有所选择,你总要选择对自己有所帮助的学校,这样才有利于取长补短,才有精力去做好工作,最终提升学校的科研水平与学术地位。

孙震还认为,一所大学必须要形成自己的强势学科,象台湾大学的工科非常好,它的电机、咨询、物理、大气科学等专业都是响当当的,别的学校过来交流也主要是选择这些学科。“山东大学在人文领域有些研究肯定是台大所没有的,如果两校有交流,不需要签署什么协议,也可以去做成一些事情。”目前担任台湾好几个基金会董事长的孙震表示,他们也在努力促成高校间学术交流,如果山东大学的学生和老师愿意去台大交流,他是很乐意提供资助的。

作为经济学家的“经济论”

在南外环作演讲,孙震先生首先谈到了经济发展的问题。经济发展又称经济成长,也叫经济增长,是指一国总产值与平均产值长时期持续增加的现象。那么人均产值为什么会增加?这是因为人口中工作人口的比例增加而促使劳动生产力的增加。劳动生产力为什么会增加?由于每人使用的资本增加,由于技术进步、技术水平的提高。由此可以看出,作为经济学家的孙震,逻辑思维非常严密。他认为过去人类历史上也不乏技术的进步,但那时的技术进步没有持续的保障,很多都是偶然性的技术发明,具有不连续的性质。

他还谈到我们常说的“勤劳致富”问题,按照我们中国人传统的观念,勤劳节俭是可以致富的。但孙震说:“NO”,光靠勤俭节约并不能使人致富、也不能使国家致富。因为,人力和资本有一个最佳的配合比例,一个国家如果技术水准不变的话,增加资本、增加劳动力会使生产力暂时提高,但受“边际成本递减”规律的影响,这种生产力的提高不具有永续性。技术的不断进步才是经济成长的最后来源或是根本来源。

人生的终极关怀

“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者;公卿大夫,此人爵也。古之人,修其天爵,而人爵从之。今之人,修其天爵,以要人爵,既得人爵而弃其天爵。则惑之甚者也,终亦必亡而已矣。”孙震引用孟子这句话借以说明,追求功名利禄固然是不能全盘否定的,我们可以在公平的基础上“自利”,但我们不能只为了追求功名利禄而活着。除此之外,人还要有更高的人生素质追求,这种超越物质层面的追求是让人获得精神愉悦的必备条件。

孙震指出,现在我们的高等教育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危机,那就是“教育知识化,知识工具化”的危机。知识被人当作追求功名利禄的手段。我们的高等教育中对人格的培育,对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的引导作用弱化了。其实,很多名校的校训都强调其道德诉求部分,台大校训是“敦品励学 爱国爱人”,山东大学校训是“气有浩然 学无止境”,都强调人格素养的提升。一个有知识、有地位、有财富的人,如果他不具备良好的德行,那他对社会所产生的危害更大。我们应当维护伦理道德与名(社会价值)、利(经济价值)之外,有精神上的自主,让我们不受名缰利锁的捆绑而忙碌烦恼。

孙震的“幸福人生”

从各种行政岗位上退下来之后,孙震觉得非常自由,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去读些书了。“人总会老的,人的记忆力会衰退,人的各方面的功能会减弱,好在我现在还没到那种程度。在我缺少知识,缺少能力之前先从岗位上退下来,这就是我的人生哲学。”

孙震曾担任台湾元智大学讲座教授,他经常从住地台北乘火车赶往元智大学所在的桃园县,下车以后打计程车去学校。但后来下了火车,他索性步行至学校,这样有助于锻炼身体,他笑着说“我现在腿脚还好,就和那时的锻炼有关。”

现在,孙震还担任很多公益职务。他坦言做这些事情是不取报酬的。因为他觉得,拿了别人的报酬,终归是不自由的。“现在这样就很好,我心满意足了”。

上一条:面对挑战勇往直前 回报桑梓死而无憾——访校董会名誉主席、台湾 下一条:把环保事业变为多数人的行动——访校董会名誉主席、原国家环保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