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网站 办公系统 旧版回顾
 
 
校董会
  校董会简介
  校董专栏
  历届校董
  校董单位
首页 >> 校董会 >> 校董专栏 >> 正文
山东大学是很有前瞻性的杰出大学-----访我校校董会名誉主席张信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20日 10:56     作者:校董会与教育基金会办    点击:[]

张信刚教授是全国政协委员,曾在美国、加拿大著名大学任教二十余年,1996年至2007年,担任香港城市大学校长。 10月16日,前来参加山东大学第二届校董会的张信刚被聘为我校校董会名誉主席。他说,这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名字与校董会写在一起,荣幸之余希望能尽自己所能,为山东大学的发展贡献力量”。

记者:有人说,在欧美,校董会是老板;在中国,校董会是顾问。您担任了11年香港城市大学的校长,此外还有20多年海外任教、任职的经历。能否结合您在城市大学担任校长的经历,介绍一下城市大学如何通过校董会发展自身的经验?

张校董:因为中国大陆的教育体制跟香港及美国的教育体制不一样,所以校董会是同名不同质的。在海外,一所大学在法律上的拥有人是校董会,香港也是这样。公立大学尽管是政府资助创立维持,但也是一个独立的法人。比如说香港城市大学,它的组织法是由香港立法会通过的一个法案,叫做《香港城市大学组织法》。根据这个组织法,成立校董会,再由校董会任命校长,校长聘用其他人。

我们现在山大的情况,用的名字是叫做校董会,但据我理解,它们的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校董会既不是整个学校法律的拥有者,也不是学校最高的权利机构,而是一个顾问性的、咨询性的机构。

记者:山东大学和香港城市大学一直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您也是我们山东大学的常客,您所知道、了解的山大是一所怎样的学校?有什么特点?

张校董:首先,齐鲁文化在整个中国国内乃至世界的文化版图上,都是有地位的。所以山东大学作为地处齐鲁之地的最重要的大学,必然会得到山东省内的大力支持,以及国内和国际上的重视。

现在的山东大学经过了近110年的发展,已经培养了非常非常多的人才,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看一所大学最主要的成就,方法之一就在于看他的校友所取得的成绩。山东大学在这方面的答案是肯定的。不是因为我是山东大学的客人,或者是校董会名誉主席,我才这么说。因为这是事实可以证明,客观可以鉴定的。在今天中国的各行各业,全国各地甚至是海外各地,都有杰出的山东大学校友,而这就是体现一所大学成就的最主要的方面之一。

在过去十几年里,中国的大学教育扩张非常快,中国的高等教育系统现在远远超过了美国,是世界第一大。但在这“世界第一大”里面,无论从客观、主观、社会的舆论以及国际的认可等方面来说,如果要挑出10所、20所比较好的大学,在我的心目中,无论用任何标准来看,山东大学肯定是在头一层里。

而这20所大学的排序也不是固定的,有上有下,据我自己的观察,山东大学这几年在这头一层里一直是一个上升的趋势。

今天,通过听取校董会的报告,我觉得山东大学不仅很有前瞻性,还有实现目标的具体方法。我在会上听到的,是一个对山东大学非常有益的新的发展方向和目标——将来的山东大学会变成济南校区、青岛校区、威海校区。山东大学是很有前瞻性的杰出大学,不只是说“我要变成世界第一流”,并且已经为建设世界第一流大学提出了具体的措施。

记者:您对山大校董会的发展有何建议?

张校董:坦白说,我参加的时间很短,参加的会议也只有一次,现在就冒然提意见的话,不是我的能力所及。我只希望我们,包括我在内能够有所贡献。

记者:您有非常丰富的海外求学、教学背景,游走于中西文化之间,视野开阔,看到了很多差异或者说差距。具体到大学体制来说,怎样吸取西方以及国内一流大学的经验来发展山大呢?

张校董:中国所有的大学虽然在人才培养上已经对社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但总体来说,对世界的科学、技术、社会理论、人文思想方面所做的贡献都不够大。这话很实际也很实在。现在所有录音机、雷达、电视机、无线电、手机都使用的是电磁波理论,都是英国人发明出来的。此外,还有抗生素、生物技术、力学等方面的理论,社会科学领域也是如此,都是外国人研究进步比较大。所以我觉得总体上来说,中国大学不管多好,毕业生是多么受社会认可,但是对人类整体发展所做的贡献不够。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外国大学的经验还是很值得借鉴的。

记者:您被称为文化校长,尤其对中国传统文化有深刻理解并大力推崇弘扬,山东大学依托孔孟之乡的背景,是传统文化的研究重镇,请问山大应该如何发挥这方面优势呢?张校董:山东的确是孔孟之乡。我非常赞成山东大学做比较深入的儒学研究工作,儒学研究在我心中不是考据的工作,孔子、孟子说了什么话,孔子见梁惠王怎么样,利益之辩啦……不仅仅是这些。我觉得我的要求可能比较严一点,应该是“如何赋予儒家哲学以时代精神”。就好像马丁·路德曾经对基督教的《圣经》做过重新诠释,释放了很多能量,让欧洲人有了今天的成果。欧洲人并没有说我从此就不信基督教了,但是自从马丁·路德重新阐释了基督教,也就是宗教革命之后,欧洲的能量释放了很多,以至于今天对自然界、对人和人之间的社会关系,欧洲人的创见都比我们亚洲人多。

我很希望山东大学对儒学的研究能够赋予时代精神,有新的元素注入。

(文/解亚美 施雪琼 摄/杨云雷)

上一条:与山大的合作为我们插上了科技的翅膀——专访校董杨凯 下一条:史大桢校友与母校青年学子畅谈人生价值

关闭